一中三年――我眼中的福州一中

不定期更新,反思自己在福州一中经历过的大事小事。


  英国前首相Tony Blair的自传叫做《The Journey》。我想,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由无数个或长或短的旅程构成的。或许有些旅程短到只是公交车上的一次相互对视。

  每个人也都会老去,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的旅程中的风景、旅伴都会渐渐变得模糊。每次旅行之后,我们又都会匆匆踏上新的旅程,我们自然没有时间细细品味、咀嚼刚刚走过的旅行。

  我一直很后悔自己没有养成记日记的习惯,或者说我没有坚持记日记的毅力。所以虽然才18岁,但过去几年的时光都变得很模糊了。

  现在,我醒悟过来了,我要写一点东西,来记录“福州一中”这段长达三年的旅程了。

在我的家乡,人们提及我的高中――福州一中,这一所在明年将迎来200年校庆的学校,大概会有以下几个印象:

1.学生都很自觉。而我恰恰是一个没有自控力的人。

2.都是学神、学霸。而我恰恰不属于二者中的任何一个。

基于以上几点,我眼中的福州一中难逃片面、主观的嫌疑了。但我相信,我眼中的福州一中,不是存在于平行宇宙的,而是真实的,是我三年来酸甜苦辣咸发生的地方。这在里,我有过最美好的瞬间,却也有最痛苦不堪的回忆。


我不敢确信有些事情是不是命中注定的。在2014年前,我没有想过我要来福州一中,我甚至来福州一中的名字都不曾听说过。在2012年前,因为姐姐在福州三中读过书的原因,我很早就听说过三中的大名,我也确实和三中产生了交集。我曾在三中学习过编程,如果当初我能把编程坚持下来,兴许我会在中考前通过三中的自主招生进入三中吧,那样我就不会坐在这里,回忆着一中三年的点点滴滴。

2012年之后,为了远离市中心的喧嚣,我搬家到了仓山,新家离师大附中不算太远,乘家门口直达的公交车也就十来分钟的时间。因此,去附中读高中,自打那时起,便成了我的梦想。我至今仍然一件事可以展示我对附中的渴望。

那是2014年的元旦,我和父亲、母亲出来玩。我也不记得为什么我们会出现在附中门口了。总之当时貌似有人进出附中。出于好奇心,我也很想进附中看看。谁知保安并不让我们一行人进入。当时我感到非常地不安,我害怕这是不是在预示着我在五个月后的中考没能如愿以偿的进入附中?当时的我并不知道,也不敢想,我是如愿以偿地进入了另一所中学,一所在家乡人看来要更优秀的学校。

直到2014年的5月2日,我才对一中有了一个初步的认识。了解一中的人都知道,五一期间是福州一中的开放日。当初进来参观时,我的感觉便是一中好大好大呀,校园内四通八达。最主要的事,来一中后可以住校,自由自在地生活!当时我的志愿便悄然地由附中变为福州一中了。

但是,坦诚地说,彼时我仍然无法确信自己能够考上福州一中,那个时候我为什么会去参观福州一中呢?那时候我刚刚经历了“黑色四月”,经历了第二次福州市质检溃败。我在第一次福州市质检的总分是510,到了第二次福州市质检总分只有489.5了。在福州中考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则:第一次市质检的难度较大、第二次市质检的难度较小,更具有参考价值。那时候我基本上是崩溃了,数学才考了120多分。再加之我初一的时候是一名差生,到初二的时候我的成绩才慢慢开始转好,因此我也很担心,是不是我的上涨势头结束了,也许我的真实实力就是400多分吧!

后来我便萌生了去自主招生的念头,因为我很担心中考的时候再次溃败,所以便想趁自主招生提前“升学”。我的自招首选学校当然就是师大附中了。但我也清楚地知道,通过自主招生的方法进入师大附中,对于来自“普通”初中的我而言,是一件极其困难的事情。然而当时我并没有想这么多,我觉得试一试吧,说不定就进去了呢?

可是我的老师们并不是这样子想的。他们认为我数学、物理、化学的成绩对付中考(在福州,中考是通过性考试,难度偏低),是完全绰绰有余的,可是应对自主招生,我的水平还远远不够。不仅如此,他们更担心的是我若是自主招生失败了,会极大程度地影响我中考的发挥。因为我的心态不好,也许是因为初中的时候成绩“暴发”所致吧,总是有点觉得自己的成绩并不属于自己的,是自己在做梦。其次是准备自主招生的考试,可能会对我的中考复习有一些影响。后来,我的段长陈超老师这样对我说道:

“去看看福州一中吧!”

我就这样第一次参观了一中,在一中吃了顿午饭,看了看宿舍,就挺满意的了。

后来我又去了一次一中。那已经是一个多月以后的事情了。那次,中考业已结束,带着要不要报一中的疑虑,我参加了几场志愿填报指导会,我记得的包括福州一中、师大附中、新高达……。

当时我的估分是498到512,但期望值是504。尽管我记得当时张礼朝副校长在指导会上称495就可以大胆报了,但我仍然是顾虑重重。

时间一天天过去,报志愿的这几天似乎比等待中考更加难熬。但无论如何,报志愿的那一天还是来到了。

明明自己还没决定到底报附中还是一中,我却逢人就问道“你报哪个学校?”

“福高、二中还没有想好。”我记得一位同学和他的父亲这样回答我。看来不止是我一个人这么纠结。

“志愿要交啦!”班主任潘老师催促道。

“就填福州一中,妥妥的。”父亲也在催促着。

“好吧,那就福州一中吧。”我无奈地答应道。用我的“神笔”郑重地填写了“福州第一中学”这六个字。说到这里,还有一件事,现在想来便觉有几分神奇。

我初二崛起以来,就一直在用一把“神笔”。这是一个秘密,在我初中的时候没几个人知道。我也不让别人摸这把笔。起初我只用这把笔对付英语考试,遂屡战屡胜。后来用这把笔对付语数英物化五科,也铸造了年级第一的学业最高峰。当初我要交志愿表了,走到老师跟前准备签字了。在签我的名字的时候笔突然没水了。

“老师,笔没水了,会不会是不详的征兆?”我有点想把志愿改成附中了。

“交啦!”老师微笑地把我的志愿表收了上去。

于是我便开始了长达十几天的煎熬――等待中考成绩公布、录取。


在等待中考成绩放榜的日子,我去了趟南京、上海、无锡,参观了中山陵、总统府、夫子庙、太湖等等,也游览了在高中课本里提及过的咸亨酒店。尽管人在外地,但我却仍一直在关心着我的中考成绩。我时而会为我中考数学最后两题的最后一问不会做而叹息,时而又为“今年福州一中录取分数线很低”的谣言欢欣鼓舞。在旅游期间,我一看到公交车上的数字,就会联想到中考成绩。我曾在南京看到过一辆12X路(具体是什么线路我已经不记得了),我就担心我的中考数学成绩会不会又重蹈二次市质检的惨剧。可以说,我是对我中考发挥得很不满意,太害怕与福州一中失之交臂了。

在南京的时候,有一位老太太,虽然她并不知道我只不过是一个对中考成绩忧心忡忡的初中毕业生,但是她的话就给了处于内心煎熬的我一个安慰。那时候我想去南京大学逛逛,沾沾喜气。得知东南大学离南京大学很近 ,便想先去东南大学看看。

“你好,请问东南大学怎么走?”偶遇那位老太太,我如是问道。

她是怎么回答的我已记不得了。只清楚地记得她在教完我如何去东南大学后连着说道:“考上东南大学了啊,很不错啊!”

一个“考上”,足以让我倍感轻松。


四 我在福州一中的第一餐

准确地说,我在福州一中吃的第一餐是荔枝肉加饭。彼时我尚且只是一个仰慕一中的初三学生。在成为福州一中的学生之后,第一餐是“老鸭粉丝”。

我也不知道学校的“老鸭粉丝”是否正宗,但我记得“老鸭粉丝”的味道不错,我常常加酸菜一起吃。“老鸭粉丝”的排队人数应该也算得上是二楼食堂最多的吧。吃饭的时候也都能碰到同班的男生、女生也在吃着“老鸭粉丝”。

很遗憾的是,“老鸭粉丝”在2015年被“麻辣烫”给占据了。2016年上学期开学后,“麻辣烫”消失了,可“老鸭粉丝”却没有再回来。虽然现在有“客家鸭肉鸡肉系列粉丝、粥”,但味道却较过往差多了,排队的人亦只有零星的几个了。

五 社长交流平台——未竟的想法

高一的时候,我经常口出狂言。一日,我对同桌林忆凡(当时他是一位社联成员,日后成为社联传媒部负责人)说道:

“我觉得社联对社团干涉太多了,而且现在各社团之间的交流不是非常到位。我要成立联合社团会,架空社联。”

其实“架空”社联只是我的玩笑话。然而我确实对社联的工作不甚满意。

于是乎,到了2015年10月3日,在从浙江回福州的动车上,高一时候的想法突然就杀入我的思绪中。

当时的我是哲学社的负责人,我想这个平台就叫做:“社长交流平台”吧。为什么我将这个平台命名为“联合社团会”?因为我并不是真的希望这个平台取代社联,我只是希望这个平台能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社联更好地完成“社团联合”的目的。值得一提的是,当时同样在动车上的两位高一社联成员对我的看法表示认同。

不过说是一个平台,其实只是一个qq群罢了。我在qq说说上发表了如下内容:

“为响应社联“鼓励社团间合作”,本社特邀请所有社团社长共同组建“福一社长交流平台”(QQ群) 本QQ群旨在为福一所以社团提供一个实时的、便捷的交流平台。 利用本QQ群,可以将各社团诸如“租用场地”等事宜互联互通,提高各社团组织活动的效率。”

可以说,这个平台的宗旨正如我发表的公告所言“提高各社团组织活动的效率。”

之后该平台受到部分社长的关注热烈,一个小时内,街舞社、广播剧社等六、七社团纷纷加入,但同时这个加入这个平台的邀请也遭到了模拟联合国社等社团的拒绝。

遭到其它社团的拒绝,是我完全能够理解的。毕竟这样一个标榜“提高各社团组织活动效率”的平台,竟然是由一个新社团(哲学社)牵头成立的,这实在令人颇为难以接受吧。

但我相信,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平台的价值会得以体现。

我也联系了我高一的同桌林忆凡同学。他当时身兼音乐社社长和社联传媒部部长。我认为他应该会对这个平台有积极的评价。

意料之中,也并非意料之中。林同学没有否定此平台的意义,只是他说道:

“这个平台不应该由小社牵头成立。”

这句话我看到之后便十分不悦,什么是“小社”?难道社联内部还把社团分三六九等吗?为了知道真相,我追问道:

“什么是小社?社联还这样子区分社团吗?”

我只记得林同学的答复并未解答我的疑虑,更无视了我后来的一再追问。

我决定发难了,我更加决定发挥“社长交流平台”的作用,让社联能够少一点傲慢,多一点真诚地对待各个社团。

在我的舆论造势下,林同学再次回复我了。同时,哲学社内的一些同学也愿意参与协调此事。林云志同学,同样是我的高一同窗,表示时任社联副主席郭梦婷同学在他的班上,他可以直接和她进行沟通。

沟通的结果是:社联就“小社”言论发表道歉声明。但哲学社要把“社长交流平台”的管理权移交给社联行使之。

我起先是不愿意把这个平台交给社联的。社联郭副主席表示“社联对各社团都一视同仁,没有区分为小社大社,并对发表‘小社’言论的同学进行了处罚。”但我清楚地知道,这只是敷衍罢了。林同学的“小社”言论,准确地说,并不是让我发现“社联把各社团分为三六九等”,而只是提醒了我“社联一直都是这样看待各个社团的嘛!”

但最后,经过了社内一些同学的劝说,我同意了社联的提议。当时我冷静地思考后,认定我同社联的这场争论,继续发酵下去,我绝无胜算。为什么呢?因为社联毕竟是一个官方组织,他当然有名正言顺管理“社长交流平台”的资格。至于“小社”言论,那只是个别社联成员的想法,又代表不了社联。

而我在这次组建平台的行动上,也有一下几个致命不足:

1.事先没有和其它社团进行沟通。几个在社联看来属于“大社”的社团不愿加入。

2.准备不够充分。给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

基于以上考虑,我同意了社联的提议。之后我退出了“社长交流平台”,并委托林云志同学将qq群转让给社联。

同时社联主席陈聪健也发表了一篇说说:

“【公告】为促进社团与社团、社联与社团间交流协作,在福一哲学社的提议下,福州一中社团联合会创建「福一社长交流平台」,群号376571631 。若有任何宝贵建议,请私信社联工作人员。入群限:2015年福州一中各社团社长及副社长。望周知。”

事件就这样地结束了,从此以后我便无心再“社联”事务了。

六 竞选班长——美好的一仗

2015年11月,运动会已经结束了,在高二新班级大家也相互认识了。那天班会课我和游康杰同学一起驱车去福州大学参加安全知识竞赛培训。回到学校时,已然放学时分,我便回博仕后去了。

路上偶遇李鑫宇同学、林宏健同学,我很随意地问道:

“今天应该没有人出来竞选班长吧?”

“没有啊。陈昊宁跳出来反对顾真铭(时任代理班长),还说了好久。”李鑫宇答道。

 

关于《一中三年――我眼中的福州一中》有2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