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初中(1)

我是在2011年的时候由小学升入初中。在我的家乡福州,尽管曾经和全国各大城市一样,都有着“小考”,但是到了我上初中的时候,“小考”已经成为历史十几年了。因此我上初中是不需要参加考试的。或者说,上什么样的初中是和小学捆绑在一起的。也正因为如此,在我的家乡,一些“私立初中”乘势而起。“私立初中”可以通过自己设立招生考试和招生方式来获得更优质的生源。也就是说,官方的“小考”没有了,但其实竞争依然存在。许多成绩比较好的同学(或者说是这些同学的家长)为了谋求一个更好的学习环境,便千方百计地试图在这些“私立初中”获得了一席之地。当然,我不属于这一批同学,因此我便去了和我小学捆绑在一起的初中,闽江学院附属中学。

虽说我最终还是去了和我小学捆绑在一起(划片)的初中,然而我也曾经尝试过上私立初中。无奈那个时候我的成绩实在是不堪入目,虽然参加了HL中学(某一所私立初中)的考试,但也真的是“重在参与”了。也许因为参加HL中学考试的成绩实在是不堪入目,父母也不再强求我去报考私立学校,不再试图通过“走后门”来让我进入SD中学(另一所私立初中)就读。

现在想想,我没有通过“走后门”进入私立初中的作法,实属正确。因为那个时候的我根本就没有想过好好读书,即便去了最顶尖的私立初中,又有何用?更何况我后来在初二崛起,实属偶然,谁又能保证在另一所初中里我又能够如此机缘巧合,抓住一个实现成绩突飞猛进的机会?而我也认识一些通过“走后门”进入名校初中就读的同学,有的在三年后依然没有取得与“名校”学生相符合的中考成绩,继而继续通过“走后门”进入高中……

然而,不上私立学校,也不意味着没有竞争。当时小升初的时候,小学班主任曾经让一群人离开教室,而让另外一群人留下来,后来我才知道,留下来的那一群人,得到了与我初中母校“签约”进入“重点班”的机会。而我恰恰属于离开教室的那一群学生。当年的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了不起的。但是现在回想起来,却越发觉得有一些残酷,一群才十二三岁的小孩,却要被分为“重点”和“非重点”,尽管他们也许根本不知道这些意味着什么。

这些意味着什么呢?以我那一届为例,非重点班的同学和重点班的同学各占总人数的一半,但是非重点班的同学,能进入一类高中(姑且可以理解为一本院校),寥寥无几,能够进入一三附(姑且理解为985院校),我是没有听说过的。以至于我在高中的时候,发现没有和我上同一个初中的小学同学,数倍于和我上同一个高中的初中同学。

而再放眼三年以后,以我后来的高中母校福州一中为例,能够进入一本院校的,占到总人数的98%以上,而以我初中母校闽江学院附中的高中部作为二类校的例子,能够进入本科院校的,只占到了总人数的75%左右,更不用提一本院校。

当然,公立初中里也有很好的学校,这除了催生了“学区房”,还催生了一大批“转学生”。即在小学后期的时候转到对口这些公立名校的小学里读书。

话说回来,我后来还是进入了所谓的“次重点班”读书。第一次走进新班级,放眼望去,小学的同班同学寥寥无几,以至于我现在都没有办法一下子想起来谁既是我的小学同学,也是我的初中同学了。这是因为划片到我的初中的小学有三所,其中一所姑且可以忽略不计,因为人数实在是太少了。而我的小学在这三所小学里是最好的一所,因此当时我班上签过约的同学,全部都进入了“重点班”——一班和二班,而三班和四班,则主要是留给另外一所小学的“好学生”的。当然了,三班和四班还有一个比较特殊的地方在于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民乐班”,也因此招了一些来自福州其他小学一些擅长民乐的学生。因此,在我的班级里,不会民乐的学生,十之八九是“走关系”的学生了。当然,这其中也包括了我。

现在的我是反感“走关系”的,我认为“走关系”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而如果社会上所有人都为了自己的利益而走关系,那么谁能保证我们的利益不会被关系更大的人侵害?但我没有办法去否认,如果当时父母亲没有找到一位工作于我初中母校的老乡,把我送进“次重点班”,也许我的人生会和现在完全不同。“次重点班”多多少少给我提供了一个相对良好的学习环境,如果去了一般的班级,我是知道的,即使有心学习,也会受到周遭环境的影响。在这里突然想起来,在我上初中的时候,一到四班,也就是“重点班”,是和五到八班位在不同楼层上。

这就是我从小学进入初中的经历。如今听说我家乡小升初的考试有了很大的变化,尤其是进入私立学校,还要经历“摇号”的环节。也就是说,好学生不一定能够百分百地进入私立初中。因此划片的初中也就有了更多的机会“留住”好学生,这对于缩小我家乡各初中之间实力的差距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帮助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