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我在福州一中的三年:图书馆

高中三年,位于学校主楼旁边的图书馆,便一直是我在校内温暖的港湾。

早在高一的时候,我就开始常驻图书馆了。那个时候的我,在宿舍嘈杂的游戏声中实在难以集中精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一到图书馆,便觉得到了另外一个天地一般。再加上图书并不是非常的起眼,甚至入口都不过是常年半开半掩的小门,倒是给了我一番世外桃源之感。那个时候,高一同学只有一少部分经常驻扎在里面,所以我几乎在图书馆里很少遇到熟悉的同学。当然,还是会有一些认识的同学也经常在图书馆里读书,有时候我会在进入图书馆的时候偷偷瞄一眼“桐若英文图书馆”,看看有没有“认识”的同学在那里读书。不过,即使“认识”的同学坐在那里读书,我也多半没有勇气进去,和观望的同学共处一室,实在是令人甚感羞涩。

就这样,在图书馆里,我度过了高一一年的生活。我几乎是中午、晚上都泡在图书馆里。若是除去睡觉的时间,我待在图书馆的时间应该不会比待在宿舍的时间少。

到了高一结束的时候,图书馆还给了我一个惊喜。我不知道是何种原因,竟然斩获图书馆优秀读者二等奖的称号,奖品是200元新华书店通用代金券。当时的我觉得匪夷所思,我压根没有在图书馆里借过多少本书,甚至还有借书超期归还的情况,怎么还给我评上了“优秀读者”?我想可能这是因为我经常往图书馆里跑的缘故吧。

后来到了高二,因为搬去博仕后的单身公寓居住,我便在图书馆之外找到了另外一个世外桃源,再加上观望的失利,在图书馆和观望的同学偶遇便会让我觉得异常尴尬。于是乎,我便彻底疏远了图书馆,这正是所谓的“坚决不去图书馆时期”。因此高二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过着上完课立马就回博仕后的生活。知道高二最后的一段时期,我觉得在博仕后里读书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因此我便重返图书馆,继续过着如高一一般的生活。当然了,因为我高二一整年没怎么去过图书馆,而且依旧像高一那样有几本书超期了才还,我便没能蝉联“优秀读者”的称号,甚至还因为图书超期没有归还,而在图书馆里义务劳动了几次。

谈到义务劳动,这是福州一中的特色之一。凡是被“开条”的同学,都要被罚做义工数小时。然而图书馆的义务劳动,又和“开条”不一样。超期未归还图书,并不会被“开条”,名义上是被“罚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钱在图书馆里并不管用,明明超期的罚款只有几角钱,但是却要罚做几个小时没有水分的义工。让我感觉我的义务劳动实在有些不值得,难道我辛辛苦苦打字几个小时就抵了这么几分钱,那我的劳动力成本也太低下了吧?当然我这种情况还算好的,我认识的一位同学,因为把图书馆的书给弄丢了,被罚款几十块钱。这本不算太多的钱,但是和我们“低微”的劳动力成本相比,这可真是“天价”了。

当然,图书馆超期未还被罚做的义工,不做也罢,顶多就是借不了书而已,并不会有其他的影响。当无聊的我,在高三省质检之后,竟然“良心发现”,为了我高二还是高三一次逾期未还的行为又打了几千字。

图书馆还有一项规定,那就是不能带饮料入场,但是可以带自己的水进去。然后我每次都会很得意自己又把饮料偷偷带了进去。有一次我把还没有喝完的果汁(或者是“每益添”)放在桌上,正在做题,突然有一个人叫了一声“同学”,我抬头看了看竟然是馆长,她指了指我的饮料,让我带出去。不过这样的“惩罚”顶多就是多走几步路,我依旧坚持把自己的饮料带进图书馆里。

进入高三之后,图书馆再次成为了我每日必去的地方。这里的人,也渐渐“换成”了我熟悉的同窗好友,这大概就是高考的魔力吧,能够把一大部分的同学聚集在这样的一个小天地里。但我去图书馆的频率还是不及高一时期。博仕后单身公寓是主要原因之一。那个时候的我突然相信起了“劳逸结合”,觉得每天不会博仕后午睡一次就浑身难受。不过就算回了博仕后,我也通常睡不着觉,毕竟午睡还是一个习惯,没有这个习惯,想在中午睡着,还真是很困难。

随着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了,有时候和熟悉的同学坐在同一桌,我也会感到分外的不自在。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怕“暴露实力”。到图书馆毕竟会刷题,而身为学渣的我常常因为一道简单的题目而思考半天,然后查答案发现自己做的全错,这个时候我又感觉直接用红笔修改让周遭的同学看到岂不是知道自己实力太差了?而如果我偶然做对了某些题目,我有不好意思用红笔打一个大大的勾,生怕旁人觉得我太过于高调。

不过,我早已记不清究竟曾和哪些同学坐在同一桌,反正没有和我观望过的同学坐在同一桌过。但是我却记住了一个学弟,并且至今记忆犹新。这个学弟终日在图书馆里站着看书,看完一会儿书之后,还会在图书馆里前后来回跑动一番。尤其是当我思索某道题而不得解时,抬头看见那个埋头苦读的学弟,我总是会好奇一番,这学弟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天到晚都在图书馆里看闲书,莫不是已经保送上了某知名大学的大佬?而他跑步时候有时甚至会发出轻微的喘息声,然后我觉得好玩又好笑,看来跑步真的是一项可以让人集中注意力的运动!

然而到了我毕业之后,我都没有和这个与我朝昔相处的学弟说上一番话。我也不知道他当时是高一还是高二,或许他压根就不是学弟?总之,他那低着头读书,时不时搓一搓头发,皱一皱眉的动作,真的让我十分的难忘。

图书馆还是陪伴我度过了高中的最后一段时光。5月20日之后的自由复习,我便天天去图书馆自习,甚至还在一天的上午,当我去教学楼找物理老师答疑完回到图书馆的座位之后,发现李迅校长(现已调任福建省教育厅副厅长)坐在我的对面看杂志书(似乎是科幻相关)。李校长不仅手上捧着一本书,他旁边还会有基本层层叠起来的杂志书,李校长把这些杂志书都看了,还是打算待会办公室细细品尝,我已不得而知。总之我记得李校长看书看得很认真,我入座之后不久他便起身离开了,期间他没有抬头看过我一眼。

图书馆外围在高三的时候也曾经是我一度爱去的地方。那段时间图书馆内部的厕所在整修,而坐在图书馆外围去上厕所比较方便。而且周围还有“凤池”美景作伴。但无奈后来这里的虫子越来越多了,再加上“图书馆外围是脱团狗待的地方”的传闻一次又一次的应验,我便不再去那里读书了。

关于《旅途:我在福州一中的三年:图书馆》有1个评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