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了三年,却依然无法记住这里的一草一木

在我的家乡福州,对于中学生,有一个颇具特色的活动。那就是“冬季长跑”了。也别管许多人都质疑福州是否真正有过冬天,但到了月底的时候,遵守地方教育部门规定的学校里,便总少不了同学们跑步的身影。

我的初中,闽江学院附属中学,在每年的冬季也同样组织学生来跑步。初中的校园不大,因此跑步便沿着操场跑几圈了事,我亦没有多大的印象可言。到了福州一中以后,我才知道原来福一学子们也要在冬天里做同样的事情,跑步。

福州一中的校园,虽然说没有高三时候化学曲老师描述的南京某中学那般大,但也算是占地面积十分大的一所高中了。毕竟高中部位于新校区,而新校区又位于城乡结合部一般的地方,不大是不可能的,不信我们去对面的福州大学看看,就知道了。

也正因为如此,高中时候的“冬季长跑”,便是环学校跑一圈了事。高一的时候大家都很老实,一下课便齐刷刷地集中在起跑点——神秘的鸣阳山脚下。我记得高一刚进福州一中的时候,一天在澡堂里,我在两位学长背后排队。他便问我和另一位同学关于新生入学时候的一些事情。当我们聊到《学生手册》的时候,他们立马对此表示出一番的不屑。他们的意思大概就是说,高一的时候还会遵守《学生手册》中的纪律,到了高二的时候宿舍基本上就都是在玩三国杀了。当时的我认定这两个不知道是高二还是高三的学长,必定是两个学渣。在福州一中这样一所顶尖的高校里,怎么可能会出现宿舍一起玩三国杀的情况呢?

然而,看看“冬季长跑”,两位学长的话的真实性便可见一斑了。高一的时候,每个班跑的都比较整齐。大家跟在举班牌的同学背后,一起喊着口号(口号似乎不是每个班都有的)。有时候无聊的同学会冲到队伍的前面,我偶尔也会这么做。到了高二的时候,想凑齐班级所有同学一起跑步,几乎和做梦差不多。而我所在的高二八班,则是一个突出的典型。

我影响中,我们班有时候参加“冬季长跑”的人可以算得上是“屈指可数”,大多数情况下可能连三分之一的人数都达不到。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班被数次当成典型,再加上我们班课间做操时候的表现也不怎么样。因此班主任钟老师时常“遭殃”被批。有的时候,人数可能只有个位数,甚至要两个班拼在一起共同跑,才不至于那么地寒酸。

而有时候,在路过起跑点的时候,甚至会被眼尖的班委或班主任看见,从而被拉来参加冬季长跑。而跑到一半,大多数情况下是跑到了便利店或食堂,我便会和一些同学偷偷地溜走,然后一边喝着刚买来的饮料,一边抄近路走回起跑点。我相信负责登记谁跑了步的班委是知道我们一行人做了些什么,但他们依然会给我们“签上到”,毕竟,能来跑一半的路程,就已经很不错

到了高三之后,我们依然要参加“冬季长跑”。那时候的班主任李老师比钟老师要严厉一些,至少在言语上面是这样的。不过毕竟高三了,参不参加“冬季长跑”,老师们大多数情况下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冬季长跑”还有一个附加产品,那就是“环校接力赛”。好像是分成十组或是十二组,男女各一半,每人跑一圈之后交棒。我是高二的时候曾经参加过一次。我跑步的时候总是会犯一些低级错误,那次自然也不例外。我在跑到最后一个拐弯处的时候提早把那里当成了终点,然后迅速减速了下来。结果却发现这里并不是终点,而再提速也很困难,对我身体上也造成了不小的折磨,以至于我在回“博仕后”的路上两腿抽筋,后来还多亏了一位在模联认识的“三牧之星”搀扶,才不至于倒在草坪之中。

有了这次教训之后,高三我便不再参加“环校接力赛”了,也许是班级“接力赛”做了太多蠢事(两次运动会+一次接力赛),最后一次“接力赛”的时候,也便没什么人再邀请我去了。当然,我还是去观战了,因为观看“环校接力赛”是强制性的。不过即使不是强制性的,我也会去观看,毕竟这是最后一次集体赛事了。不过那个时候还是高三上,高考的气氛远没有高三下那么的浓烈,但还是透露出些许马上就要各奔东西的气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