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途:我在福州一中的三年

旅途:福一三年 Three Years In FZYZ

写在前面

一年多以前,我是一个高三学生。为了让我的高中生活不至于在若干年后被遗忘掉,我选择了建立博客,并在上面记录下我还记得的高中往事。

如今,一年多过去了。我早已离开福州一中的大门,而过去被我称作“学弟学妹”的那群人,也将经历高三的煎熬,离开我们都曾经熟悉的高中校园。

也许,这就是成长的滋味吧。

希望我能够在记忆逐渐消退之前,尽可能地记录下高中的一点一滴,尽管在别人看来,这些不过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情。

2018年3月29日

陈攀 于沈阳


第二次开始撰写此回忆录的前言(人生的旅途)

英国前首相Tony Blair的自传叫做《The Journey》。的确,我想,每个人的人生都是由无数个或长或短的旅程构成的。或许有些旅程短到只是公交车上的一次相互对视。就像我的初中语文老师说过的那样:我们只能把你们送到这一站,之后列车便会把你们带向远方。

幸运的是,人的一生会经历数不清的旅程。可不幸的是,每个人都会老去,随着时间的推移,过去的旅程中的风景、旅伴都会渐渐变得模糊不清。每次旅行之后,我们又都会匆匆踏上新的旅程,细细品味、咀嚼刚刚走过的旅行往往只是一种奢望。

我一直很后悔自己没有养成记日记的习惯,或者说我没有坚持记日记的毅力。所以虽然才18岁,但是过去十几年的往事对于我而言已经是难以回忆得起来了。

庆幸地是,值此升入大学,告别福一之际,我打算在陈攀博客里记录下我在福州一中三年的旅程。

当然,我要感谢福州一中给我的三年回忆。虽然这三年对我而言是酸甜苦辣的。在明阳山下,我曾有过最美好的瞬间,却也有最痛苦不堪的回忆。但总得来说,这些回忆是真实的,是独一无二的,也便因此是值得我去怀念的。

陈攀

2016.11.5


第一次开始撰写此回忆录的前言(我眼中的福州一中)

在我的家乡,人们提及我的高中――福州一中,这一所在明年将迎来200年校庆的学校,大概会有以下几个印象:

1.学生都很自觉。而我恰恰是一个没有自控力的人。

2.都是学神、学霸。而我恰恰不属于二者中的任何一个。

基于以上几点,我眼中的福州一中难逃片面、主观的嫌疑了。但我相信,我眼中的福州一中,不是存在于平行宇宙的,而是真实的,是我三年来酸甜苦辣咸发生的地方。这在里,我有过最美好的瞬间,却也有最痛苦不堪的回忆。




目录

  1. 故事还没有开始以前
  2. “第一餐”
  3. “冬季长跑”
  4. “每益添”
  5. 我——“三班股坛常青树”
  6. 福一纪元

注:本篇为《旅途:福一三年 Three Years In FZYZ》的修订版本。主要是把我所写过的东西整理在一起,尽可能地满足时间顺序。在这一版本中,我的同学们的姓名将会以真实姓名的方式产生。如果您是我的同学,并且您不希望名字在我的回忆录里出现,请联系我。


1.故事还没有开始以前

我在福州一中三年的时光里,最常听到校领导介绍福州一中的形容词,莫过于是“闻名遐迩”了。也的确,在我的家乡福州,福州一中堪称是一所无人不知,无人不晓的高中。即使是把福州一中比作福州的清华,也不算是太过分。当然,这种认知度仅仅局限于大人,或者说是那些从小成绩便十分优秀的尖子生们。至于我,我在初中以前压根就不知道福州有一所高中叫福州一中。事实上,小学时代的我,天真地以为五、六年级就真的是高年级了。

不过我倒是知道福州有一所高中叫做福州三中。这都是拜我在福州三中读书的姐姐所赐。不过,在初三以前,考上福州三中,对我来说都可以称得上是痴梦说梦了。

不过,我的父母们倒是一点也不希望我和我姐姐一样入读福州三中。倒不是因为我成绩太好了,福州三中满足不了我的求知欲。而是因为福州三中离我当时的家也并不算太近,即使说福州三中已经是“一三附”里面距离我家最近的一所了。而我家在我上初中之后便开始打算搬家了,而新家的地址距离“一三附”里的福建师大附中挺近的。

因此,自打我上初中之后,“考上附中多好啊”便成为了父母亲唠叨的一道“家常菜”。而不争气的我,在一进入初中之后成绩便十分的糟糕,可以说是达到了一种不堪入目的水平。而我在校内的表现更可以算得上是劣迹斑斑了。甚至有一次,老师邀请我的父母来学校里了解我的种种恶行。那次我闯的祸,是在学校里拉大字报,反对时任学习委员的郭同学。

更有一次,我为了与老师抗衡,也为了报老师上次抓我拉大字报的“一箭之仇”,还以老师没收我的PSP为由,发短信威胁老师说她侵占财产,要去教育局告发她。结果也不知道老师是真害怕,还是对我彻底绝望了,自从那时起,老师便不再那么经常抓我了。

然而父母对我考上附中的殷切期望却丝毫没有减弱多少。而在初二上学期,我记得那时是刚开学的九月。因为那时我刚刚不务正业地给当时的KMT写了一份“网路投书”,而那一年(2012年)正是台湾热热闹闹的选举年。那天晚上我还在纠结要不要完成英语作业。最后我的决定还是挺符合当时“差生”的身份的,我决定还是不做作业了。

然而就是这个错误的决定,改变了我之后的轨迹,从而也让我和福州一中结缘。

那次没有按时完成作业之后,我的英语老师陶柳狠狠地批判了我,并且把我的这一情况报告给了新班主任潘展鸿老师。新班主任也许并不知道我初一的时候干过什么荒唐事,竟然打电话给我的父亲。而那时候我的父亲正在和朋友宴会,也是被我害得颇为难堪。之后我便下定决心要开始好好学习了。再加上那个时候我偶然获得“神笔”,英语成绩便开始直线上升。英语成绩的起飞,奠定了我初三之后其它科目一起腾飞的基础。甚至于在市质检的时候我终于在年段当中称霸,成为了“学霸”。

然而那个时候,我心里想的念的还是去师大附中。那个时候我便已经开始有了些许的强迫症了。2014年元旦的时候,我和父亲还想进入师大附中去参观。没想到门口的警卫不让我们进去。那个时候我就很害怕,担心这预示着今年我将无法考入梦寐以求的师大附中。

最后我的确没有考入师大附中。

但纵然如此,到中考结束之后我还是想报附中。中考前就更不用说了,那个时候我甚至想去参加师大附中的自主招生。也不知道是段长为了定向生资格的分配高效考虑,还是为我个人的前途考虑。陈段长是极力反对我报考师大附中。无论是通过自主招生,还是通过中考。事实上,陈段长认为我参加师大附中的自主招生无异于是“以卵击石”,毕竟我一来不像时代中学(一所与师大附中有密切关系的私立初中)的考生那样有天然的加分,二来我的数理化成绩只能算好,但谈不上拔尖。

段长还劝我到福州一中去参观一番。他认为参观福州一中之后,我会放弃参加福建师大附中自主招生的念头,转而积极备战中考。

就这样,2014年的五一假期,我第一次踏进了福州一中的大门。那个时候的福州一中,给我的感觉是十足的气派。红色的砖头更是给了我一股古色古香的味道。当时的我,还站在福州一中主楼的台阶上,给潘老师打了一通电话。我告诉她说福州一中很好,比师大附中好!

那个时候福州一中给我的感觉,着实和三年之后她给我的感觉大相径庭。三年之后,我早已经对红砖素瓦有些许腻了。但是,那一次畅游我未来的母校,我甚至迷了路。更神奇的是,当时我清清楚楚地对某一条路印象深刻,但是真正进入福一后却再也找不着那条路了,也许是看一中的角度不同了吧。当然食堂给我的影响也是迥然不同于食堂现在给我的感觉。或许很多事物就是这样,当你接触久了,慢慢便觉得平淡无味了。

从那天回来之后,我便决定报考福州一中了。其实我的心理还是充满了忐忑不安。毕竟那个时候我刚刚经历了福州市第二次质检的惨败。但既然决定要报告福州一中了,我也只能全力以赴了。

后来在中考结束后的某一天,我又一次踏进了福一的大门,这次是去听志愿填报指南会,说白了其实就是福一在“推销”自己。在那次志愿会上,我才真正了解了福一在学术上的辉煌,貌似说是40%还是60%上985高校,那时候我还不知道985是什么意思呢,只知道是很好的大学。

不久之后,我便在志愿填报表上写下了“福州一中”。然后到了八月底,我便开启了我的福一之旅了。

2.“第一餐”

我在福州一中待了整整三年。虽然说我早上很少在学校里吃过,并且到了高三后期偶尔有时父母把饭煮好带下来给我吃,但在福州一中食堂吃饭的次数,仍可谓是“无数”。在这“无数”次的就餐之旅中,给我深刻印象的并不多。而“第一餐”则是为数不多,让我现在还能够有所回味的经历。

我这里谈到的“第一餐”,其实严格意义上来说,并不是“第一餐”。严格意义上来说,我在福州一中第一次吃饭,是在我还没有成为一名福一学子之前发生的事情了。那是在我第一次参观福州一中的时候,2014年5月2日,我和父母在游遍一中的校园之后,便去食堂吃午饭。倒不是说我们非得在福州一中的食堂吃饭,只是我是一个挑食的人。如果未来我要在福州一中读书了,那么食堂的品质于我而言,是十分重要的。

那一次我父母点了些什么我已经无从记起了。但我依稀记得我当时点了一盘红烧肉样式的东西。坦白的说,当时的我,对一中的食堂便没有十足的好感,只是觉得顶多算得上是一般般,还能入口罢了。而我的父亲则是对一中食堂赞不绝口。我父亲对一中食堂的称赞始终没有停止过。而我当时也附和父亲对一中食堂的表扬,也对他说:还不错。

当时的我也没有想到过,之后的三年里,我将年复一年、日复一日地在这个食堂中度过我的“Meal Time”。

在我被福州一中正式录取之后,我印象中吃过的第一餐是“老鸭粉丝”。至于我为什么选择吃“老鸭粉丝”,我也是记得十分清楚的。在我上初中的时候,在我家附近开了一家名为“鸭霸”的鸭肉粉丝店。当时我在里面吃过一次,便被“鸭肉粉丝”深深地给吸引住了。我当时还开玩笑地和父亲说,“鸭霸”不就是福州话中的“很棒”的意思吗。可能这家店的店名取这个也有这种含义吧。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这家店的生意从开店以来便一直没有很大的起色。我想有可能是因为价格相较于其他快餐店高了一点的缘由吧。当时我记得一碗的价格在20元左右。对于一家简餐快餐店而言也许确实是贵了一些。后来我也不记得这家店开了多久,总而言之并不是十分地长久,在我中考前的某个日子关门了。那个店面当时没有被立马接手,我每次坐父亲的车回家的时候,都会不自觉地看一看那家“鸭肉粉丝”店。那时候的我,多么希望这家店的关门,只是暂时的呀。

正因为如此,来到福州一中,看到“老鸭粉丝”之后,我便一下子感觉亲切起来了。后来吃过几次,虽然说鸭肉没有那家店的好,品相也差了一点,但喝起汤的味道大抵也是八九不离十。那种味道我说不出来,也许只是鸡精的味道吧。但我就是一把认定,这是一道人间美味,至少对于我而言是这样的。

这家“老鸭粉丝”也提供了特殊的配料——酸菜。这是我当年在“鸭霸”从来没有尝试、见过的配菜。不过在我尝试过一次之后便喜欢上这又辣又酸的味道了。当时的“老鸭粉丝”可是福州一中数一数二的“名菜”之一。“老鸭粉丝”位于二楼最左侧,这是食堂地理位置最好的一个摊位。因为有天桥直接连接食堂二楼与教学楼,而同学们从天桥步入食堂二楼,第一眼看到的,便是“老鸭粉丝”长长的等候队伍了。而我也时常是这一列等待人群中的一员。有时候会拉上几个同班同学一起排队,谈笑风生。有时候会一个人寂寞地排着对,装作十分专注看手机的样子。有时候会看到同班的女同学也在队伍排队,会羞涩地低下头,当然了,还是掏出手机,假装自己在认真观看着国际上的风云变化。

很遗憾的是,到了2015年的时候,昔日人气爆棚的“老鸭粉丝”便被“麻辣烫”给占据了。事实证明,“老鸭粉丝”的高人气是千真万确的。因为之后在“老鸭粉丝”摊位上开的面馆也好,饭馆也好,麻辣烫也好,都无法再现“老鸭粉丝”那长长的队伍。到2016年上学期开学后,“麻辣烫”也消失了,被不知名的面食所取代,“老鸭粉丝”并没有回来。这个没有名字的面食味道平平,不过有一个大优点,那就是做的极快。柜台前面的大叔总是会在我思考吃什么的时候提醒我“来什么?”,让我不得不胡乱答应道“这个”。也正因为如此,高三只要老师拖堂,我吃上一碗这不知名的面食是一件大概率的事情。纵然这款无名面陪伴了我整个高二高三,但我却仍然喜欢“老鸭粉丝”能够归来。

后来在食堂二楼中侧,“客家鸭肉鸡肉系列粉丝、粥”开张了。粉丝倒了之前的相差无几,但是味道却差得比较多了。而排队的队伍亦是只有零星一点点,远不如隔壁的炖罐。最令我失望的是,“客家鸭肉鸡肉系列粉丝、粥”在高三的时候曾经带给我,和我的三位同窗极其不美好的回忆。当时我与同班的陈鋆浩同学、杨君临同学、傅良伟同学一起去吃“客家鸭肉鸡肉系列粉丝”。美味倒没有如期而至,倒是一股浓浓塑胶的味道扑鼻而来。我觉得是煤油的味道,不过当时的几位同学都各执己见。不过关于这究竟是什么东西散发出来的味道的争论很快便被杨同学碗里的一块不知名的“肉”给抢尽风头了。我们四人对这块肉究竟是什么都是一头雾水。不过很快傅同学便提出这可能是雌性鸭的生殖器官。但是,我们都不敢妄下定论。后来庄楷同学路过,便一口断定这是雌性鸭的生殖器官了。我们也就相信了,开始商议起如何讨回属于我们的“权益”。

“客家鸭肉鸡肉系列粉丝、粥”的阿姨是一个脾气不是特别好的阿姨。以前她是在炖罐摊位服务的。我记得我每次都要和她说“不要有XX的炖罐”时,她偶尔会有些许不耐烦的表情。不过当时当我们拿着浓浓异味的食品去找她报告的时候,她倒也没有一点不耐烦。不过她也没承认这是产品出了问题,倒是要给我们一人换一碗新的。我们哪里还敢再要一碗新的,便去其它摊位买了东西吃,早早了事罢了。毕竟那个时候马上就要高考了,谁也没有闲工夫去找学校食堂理论一番。

3.“冬季长跑”

在我的家乡福州,对于中学生,有一个颇具特色的活动。那就是“冬季长跑”了。也别管许多人都质疑福州是否真正有过冬天,但到了月底的时候,遵守地方教育部门规定的学校里,便总少不了同学们跑步的身影。

我的初中,闽江学院附属中学,在每年的冬季也同样组织学生来跑步。初中的校园不大,因此跑步便沿着操场跑几圈了事,我亦没有多大的印象可言。到了福州一中以后,我才知道原来福一学子们也要在冬天里做同样的事情,跑步。

福州一中的校园,虽然说没有高三时候化学曲老师描述的南京某中学那般大,但也算是占地面积十分大的一所高中了。毕竟高中部位于新校区,而新校区又位于城乡结合部一般的地方,不大是不可能的,不信我们去对面的福州大学看看,就知道了。

也正因为如此,高中时候的“冬季长跑”,便是环学校跑一圈了事。高一的时候大家都很老实,一下课便齐刷刷地集中在起跑点——神秘的鸣阳山脚下。我记得高一刚进福州一中的时候,一天在澡堂里,我在两位学长背后排队。他便问我和另一位同学关于新生入学时候的一些事情。当我们聊到《学生手册》的时候,他们立马对此表示出一番的不屑。他们的意思大概就是说,高一的时候还会遵守《学生手册》中的纪律,到了高二的时候宿舍基本上就都是在玩三国杀了。当时的我认定这两个不知道是高二还是高三的学长,必定是两个学渣。在福州一中这样一所顶尖的高校里,怎么可能会出现宿舍一起玩三国杀的情况呢?

然而,看看“冬季长跑”,两位学长的话的真实性便可见一斑了。高一的时候,每个班跑的都比较整齐。大家跟在举班牌的同学背后,一起喊着口号(口号似乎不是每个班都有的)。有时候无聊的同学会冲到队伍的前面,我偶尔也会这么做。到了高二的时候,想凑齐班级所有同学一起跑步,几乎和做梦差不多。而我所在的高二八班,则是一个突出的典型。

我影响中,我们班有时候参加“冬季长跑”的人可以算得上是“屈指可数”,大多数情况下可能连三分之一的人数都达不到。也正因为如此,我们班被数次当成典型,再加上我们班课间做操时候的表现也不怎么样。因此班主任钟老师时常“遭殃”被批。有的时候,人数可能只有个位数,甚至要两个班拼在一起共同跑,才不至于那么地寒酸。

而有时候,在路过起跑点的时候,甚至会被眼尖的班委或班主任看见,从而被拉来参加冬季长跑。而跑到一半,大多数情况下是跑到了便利店或食堂,我便会和一些同学偷偷地溜走,然后一边喝着刚买来的饮料,一边抄近路走回起跑点。我相信负责登记谁跑了步的班委是知道我们一行人做了些什么,但他们依然会给我们“签上到”,毕竟,能来跑一半的路程,就已经很不错

到了高三之后,我们依然要参加“冬季长跑”。那时候的班主任李老师比钟老师要严厉一些,至少在言语上面是这样的。不过毕竟高三了,参不参加“冬季长跑”,老师们大多数情况下也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冬季长跑”还有一个附加产品,那就是“环校接力赛”。好像是分成十组或是十二组,男女各一半,每人跑一圈之后交棒。我是高二的时候曾经参加过一次。我跑步的时候总是会犯一些低级错误,那次自然也不例外。我在跑到最后一个拐弯处的时候提早把那里当成了终点,然后迅速减速了下来。结果却发现这里并不是终点,而再提速也很困难,对我身体上也造成了不小的折磨,以至于我在回“博仕后”的路上两腿抽筋,后来还多亏了一位在模联认识的“三牧之星”搀扶,才不至于倒在草坪之中。

有了这次教训之后,高三我便不再参加“环校接力赛”了,也许是班级“接力赛”做了太多蠢事(两次运动会+一次接力赛),最后一次“接力赛”的时候,也便没什么人再邀请我去了。当然,我还是去观战了,因为观看“环校接力赛”是强制性的。不过即使不是强制性的,我也会去观看,毕竟这是最后一次集体赛事了。不过那个时候还是高三上,高考的气氛远没有高三下那么的浓烈,但还是透露出些许马上就要各奔东西的气息。

4.“每益添”

我在高一的时候养成了一个很好的习惯,那就是喝益生菌饮品。而在五花八门的益生菌饮料中,我不青睐蒙牛的“益消”,而唯独喜欢伊利的“每益添”。

“每益添”带给了我许多的惊喜。当初买“每益添”的时候,超市小哥总会加重语气地说一声“每一天”,好像是在提醒我说每一天都要喝“每益添”。而我不知道当初我的运气为什么会那么好,经常会在“再来一瓶”的活动中中奖。有两次甚至都是连续中了4瓶,而我每次中奖之后都会在座位上故作玄虚地说道:“又中了!”。久而久之,连附近的同学们都会对我投来“敬佩”之情,当然,也有可能别人是对我突然的叫声感到有些奇怪。

当初我中了多次奖,到“轩辉”便利店去兑奖的时候,另一位超市小哥也会对我多次中奖的经历表示“钦佩”,他甚至告诉我说如果搞个“每益添”中奖比赛,我一定可以获奖。这位超市小哥后来离职了,而那位超市小哥同样喝着“每益添”的超市小哥(事实上我总是称呼他叫“老板”),则在高中毕业的时候,仍然在超市里工作。据悉近期他还在福州一中电影社拍摄制作的一部微电影中处境了。我想,“老板”在一中待的时间绝对远甚于我,我第一次去福州一中的时候他就在那里工作了。我想,福州一中对他来说一定也是十分的熟悉,他看待一中的视角,应该是与众不同的吧。

到了高三的时候,“每益添”又开始了“再来一瓶”的活动,我也一直想重温旧梦,再来一次连中四瓶的传奇,用一声“又中了”的惊呼声吸引同学,尤其是暗恋的同学(不过其实我在高二高三的时候并没有暗恋的对象)的注意。不过,今非昔比,曾经的传奇依然无法再次重演,就像高一的时光无法再来过一遍一样。

到了几天,我仍然经常喝“每益添”,不过喝“益消”的次数也多了起来。前几天我又连中了两瓶“每益添”,我中奖之后都在QQ空间上通报了一下,希望能够用另一种方式再次喊出“再来一瓶”的欢呼声。但是,我的连中经历在第三瓶的时候戛然而止,留下了无法被复制,只能供我留恋的场景。

5.我——“三班股坛常青树”

我自小便对炒股有着浓厚的兴趣。在初中的时候便尝试着玩了一把模拟炒股。到了高一,因为同窗陈书阳也热衷于研究股票投资,我们便开始玩起了模拟炒股。

后来我同桌、还有班上的一些同学也纷纷加入到“模拟炒股”的大队中来。一开始我的战绩极差,投了一支股票(飞天诚信)一直是绿的,乃至于我在“高一三班模拟炒股圈”里成绩垫底了很长一段时间。彼时我的同桌林忆凡、陈书阳在“股市”可谓是风光至极,我实在是可望不可即。

也许是我实在是有点不想玩了,但是又想尽快实现“咸鱼大翻身”,便把所有资金都投入了“苏宁云商”。破釜沉舟的我终于否极泰来,最终依靠着50%的收益在高一(3)班股坛中称霸,成为了名副其实的“三班股坛常青树”。而当时我望尘莫及的那些同学,他们的收益,也就不过10%左右罢了。这可能与我们的投资态度的不同有很大的关系。当时我的同桌林忆凡,他是选择把资金投资到好几只股票上面。而我则是随便乱投,完全是凭借运气的。

当时我们甚至还开玩笑说要成立“三班证券交易所”。

之后我自取诨名“明正居士”,在“模拟炒股”的虚拟世界里继续厮杀着。因为我的战绩卓然,我甚至还得到了获得奖金100的机会。不过当我连续客服的时候,他们却告诉我说要我撰写一篇关于投资经验的文章才可以把钱奖励给我。我一是嫌麻烦,二是我实在也没有什么可以拿来当做“经验”的心得体悟,总不能告诉大家,我不过是随便乱投的吧。

不过那位客服称呼我“老师”,也着实成为了我在班级里吹嘘的资本。我拿着

也不知道是不是否极泰来,后来我把全部资金投入了某一只股票,破釜沉舟,最终竟然翻盘了,从此一跃在班级“股市”登顶,成为名副其实的“股坛”常青树。

而我前文所说的我同桌等人风光至极,其实也就是收益10%罢了。我现在记得我同桌的策略和我完全不一样,他是把资金分发到许多只股票上。所以说我是靠运气爆发的,我同桌确实靠技术的。

后来我自取名字“明正居士”,在”模拟炒股”这款软件中继续厮杀,收益巅峰时期达到50%。因为我在软件中的比赛战绩出色,也就是一个月收益50%,我达到了拿到酬金100的机会。不过客服让我写一篇炒股经验才可以给我。我嫌太麻烦,更何况我也没什么可说的,总不能说“我瞎投的”吧?

不过那位客服的一句“陈老师”着实让我在高一班上吹嘘了好久。不过模拟炒股的热度在高一班上并没有延续的非常久。过了一两个月之后,“股坛”便不见其它同学的踪影,只留下我自吹自擂,当然,还有陈书阳同学的“虚伪”。

当时我成为“三班巴菲特”之后,自然少不了向陈书阳吹嘘夸耀自己一番。而令我惊讶的是,陈书阳的股票竟然暴跌了。连我的同桌林忆凡、另一位把“家当”全部投入“四川长虹”却根本没怎么管理的林志远,都和我一起对陈书阳的“惨败”感到唏嘘不已。而战胜昔日的“巴菲特”,自然让我感觉到十分的自豪,我便每每在去做操的路上都要和陈书阳介绍一下我最近的“投资”计划。

但是让我感到疑惑的是,每次我想查看陈书阳同学具体亏损了多少的时候,陈书阳总会把手机遮起来,露出一丝神秘的微笑,摆一摆手,告诉我说“不要看了”。后来到了高一快要结束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陈书阳并没有亏损太多,我实际上是被“蒙”了。所以说,我至始至终都不知道陈书阳同学的收益到底是个什么阳的情况。

我对于股票收益太过张扬的吹嘘举动也引来了一些同学的不满意。当我暑假的时候在班级QQ群里发出一张我的收益图之后,同班的林姓同学(其实和我关系还算不错),便私聊了我,告诉我说不要一直发股票吹嘘图,其他同学,包括班长在内,都对我的这种举动感到厌烦。这倒是惊醒了我,确实,到了暑假还在“模拟炒股”的人,估计就剩下了我一个,最多再加上陈书阳同学。我实在实在自吹自擂啊。

慢慢地,我对于“模拟炒股”的热情也消去了。后来“苏宁云商”暴跌,我50%的收益也大幅缩水。到了高二高三无聊的时候还会下载个“财富赢家模拟炒股”去看看收益罢了。

6.福一纪元

在我进入福州一中的时候,福州一中已经建校197年了。至于我毕业的时候,母校则迎来了200周年的校庆。而我在高一的时候,便想整一个福州一中纪元出来,希望能在校内通用。

我当时设想了“福一纪元”的几种正式书写方式,比如说“正谊197年”、“三牧197年”、“福州一中197年”,然后缩写是FZYZ.197。印象中我还曾经在数学周练上使用我就我一个人在用的“福州一中纪元”。当然老师批改作业应该效率比较高,没有看到我在日期那一栏写了些什么。

7.我怀念的图书馆

高中三年,位于学校主楼旁边的图书馆,便一直是我在校内温暖的港湾。这座图书馆并没有特别的大,一共就两层楼

早在高一的时候,我就开始常驻图书馆了。那个时候的我,在宿舍嘈杂的游戏声中实在难以集中精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而一到图书馆,便觉得到了另外一个天地一般。再加上图书并不是非常的起眼,甚至入口都不过是常年半开半掩的小门,倒是给了我一番世外桃源之感。那个时候,高一同学只有一少部分经常驻扎在里面,所以我几乎在图书馆里很少遇到熟悉的同学。当然,还是会有一些认识的同学也经常在图书馆里读书,有时候我会在进入图书馆的时候偷偷瞄一眼“桐若英文图书馆”,看看有没有“认识”的同学在那里读书。不过,即使“认识”的同学坐在那里读书,我也多半没有勇气进去,和观望的同学共处一室,实在是令人甚感羞涩。

就这样,在图书馆里,我度过了高一一年的生活。我几乎是中午、晚上都泡在图书馆里。若是除去睡觉的时间,我待在图书馆的时间应该不会比待在宿舍的时间少。

到了高一结束的时候,图书馆还给了我一个惊喜。我不知道是何种原因,竟然斩获图书馆优秀读者二等奖的称号,奖品是200元新华书店通用代金券。当时的我觉得匪夷所思,我压根没有在图书馆里借过多少本书,甚至还有借书超期归还的情况,怎么还给我评上了“优秀读者”?我想可能这是因为我经常往图书馆里跑的缘故吧。

后来到了高二,因为搬去博仕后的单身公寓居住,我便在图书馆之外找到了另外一个世外桃源,再加上观望的失利,在图书馆和观望的同学偶遇便会让我觉得异常尴尬。于是乎,我便彻底疏远了图书馆,这正是所谓的“坚决不去图书馆时期”。因此高二的很长一段时间里,我都是过着上完课立马就回博仕后的生活。知道高二最后的一段时期,我觉得在博仕后里读书的效率实在是太低了,因此我便重返图书馆,继续过着如高一一般的生活。当然了,因为我高二一整年没怎么去过图书馆,而且依旧像高一那样有几本书超期了才还,我便没能蝉联“优秀读者”的称号,甚至还因为图书超期没有归还,而在图书馆里义务劳动了几次。

谈到义务劳动,这是福州一中的特色之一。凡是被“开条”的同学,都要被罚做义工数小时。然而图书馆的义务劳动,又和“开条”不一样。超期未归还图书,并不会被“开条”,名义上是被“罚款”,但是不知道为什么钱在图书馆里并不管用,明明超期的罚款只有几角钱,但是却要罚做几个小时没有水分的义工。让我感觉我的义务劳动实在有些不值得,难道我辛辛苦苦打字几个小时就抵了这么几分钱,那我的劳动力成本也太低下了吧?当然我这种情况还算好的,我认识的一位同学,因为把图书馆的书给弄丢了,被罚款几十块钱。这本不算太多的钱,但是和我们“低微”的劳动力成本相比,这可真是“天价”了。

当然,图书馆超期未还被罚做的义工,不做也罢,顶多就是借不了书而已,并不会有其他的影响。当无聊的我,在高三省质检之后,竟然“良心发现”,为了我高二还是高三一次逾期未还的行为又打了几千字。

图书馆还有一项规定,那就是不能带饮料入场,但是可以带自己的水进去。然后我每次都会很得意自己又把饮料偷偷带了进去。有一次我把还没有喝完的果汁(或者是“每益添”)放在桌上,正在做题,突然有一个人叫了一声“同学”,我抬头看了看竟然是馆长,她指了指我的饮料,让我带出去。不过这样的“惩罚”顶多就是多走几步路,我依旧坚持把自己的饮料带进图书馆里。

进入高三之后,图书馆再次成为了我每日必去的地方。这里的人,也渐渐“换成”了我熟悉的同窗好友,这大概就是高考的魔力吧,能够把一大部分的同学聚集在这样的一个小天地里。但我去图书馆的频率还是不及高一时期。博仕后单身公寓是主要原因之一。那个时候的我突然相信起了“劳逸结合”,觉得每天不会博仕后午睡一次就浑身难受。不过就算回了博仕后,我也通常睡不着觉,毕竟午睡还是一个习惯,没有这个习惯,想在中午睡着,还真是很困难。

随着认识的人越来越多了,有时候和熟悉的同学坐在同一桌,我也会感到分外的不自在。这是为什么呢?因为我怕“暴露实力”。到图书馆毕竟会刷题,而身为学渣的我常常因为一道简单的题目而思考半天,然后查答案发现自己做的全错,这个时候我又感觉直接用红笔修改让周遭的同学看到岂不是知道自己实力太差了?而如果我偶然做对了某些题目,我有不好意思用红笔打一个大大的勾,生怕旁人觉得我太过于高调。

不过,我早已记不清究竟曾和哪些同学坐在同一桌,反正没有和我观望过的同学坐在同一桌过。但是我却记住了一个学弟,并且至今记忆犹新。这个学弟终日在图书馆里站着看书,看完一会儿书之后,还会在图书馆里前后来回跑动一番。尤其是当我思索某道题而不得解时,抬头看见那个埋头苦读的学弟,我总是会好奇一番,这学弟是怎么回事?怎么一天到晚都在图书馆里看闲书,莫不是已经保送上了某知名大学的大佬?而他跑步时候有时甚至会发出轻微的喘息声,然后我觉得好玩又好笑,看来跑步真的是一项可以让人集中注意力的运动!

然而到了我毕业之后,我都没有和这个与我朝昔相处的学弟说上一番话。我也不知道他当时是高一还是高二,或许他压根就不是学弟?总之,他那低着头读书,时不时搓一搓头发,皱一皱眉的动作,真的让我十分的难忘。

图书馆还是陪伴我度过了高中的最后一段时光。5月20日之后的自由复习,我便天天去图书馆自习,甚至还在一天的上午,当我去教学楼找物理老师答疑完回到图书馆的座位之后,发现李迅校长(现已调任福建省教育厅副厅长)坐在我的对面看杂志书(似乎是科幻相关)。李校长不仅手上捧着一本书,他旁边还会有基本层层叠起来的杂志书,李校长把这些杂志书都看了,还是打算待会办公室细细品尝,我已不得而知。总之我记得李校长看书看得很认真,我入座之后不久他便起身离开了,期间他没有抬头看过我一眼。

图书馆外围在高三的时候也曾经是我一度爱去的地方。那段时间图书馆内部的厕所在整修,而坐在图书馆外围去上厕所比较方便。而且周围还有“凤池”美景作伴。但无奈后来这里的虫子越来越多了,再加上“图书馆外围是脱团狗待的地方”的传闻一次又一次的应验,我便不再去那里读书了。

关于《旅途:我在福州一中的三年》有5个评论

        1. 嘿嘿那很厉害,文笔一定很好。
          我最早建站是初二,那个时候想搞论坛,不过同样也没坚持下来。
          后来就像写博客了。不过发现我文笔不是太好,感觉写着写着也挺吃力,不过倒也坚持了一年多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