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险的一天

今天是我从沈阳启程回福州的日子。一位学长、一位同学,都是老乡,与我结伴而行。一切顺利,直到我登机之后,屁股尚未坐热之时。

这是怎么一回事呢?我有一个毛病,就是从外地回家,或者是从家到外地,总是喜欢尽可能多地带东西。除去昨天由中通快递寄出的一整箱衣服外,我今天有提了一个大箱子,背了一个书包,手拿着一个书包,而又挎着一个单肩包。而这单肩包,就是这一切让我痛不欲生的根源。

其实我并没有必要带这个单肩包,我也不知道我今天上午是怎么想的,反正我是带了。而且我还在里面装了我的索尼耳机、我的索尼Walkman。这倒好理解,可能是我想在飞机上听歌拿出来方便,可我接下来把我的驾驶证从我的一个书包中放入这个单肩包中就显得有点匪夷所思了。我现在能想到的唯一解释就是,我近期实在是睡太少了,犯糊涂了。

最后我还把钥匙放进了单肩包中,这个应该还算是正常之举吧。

到了机场之后,我们一行三人先吃了顿汉堡王,之后过安检。这次的安检有点奇怪,要求把大衣脱下以供检查。而我又烦糊涂了,我竟然把一名女士的黑色大衣错当成自己的大衣穿上,甚至拉链都扣上了,最后被一位男士提醒之后才意识到错误。之后我便匆忙地把自己的黑色大衣穿上,拉上行李溜了。

后来我们一行三人还去了登机口旁的厕所如厕,之后便登机了。一切看来紧凑却圆满。

直到我坐下来之后,我才意识到我的单肩包不见了。很快地我就确定了我的单肩包并没有随我一起登机。匆忙之下,我想过冲出去去找我的单肩包,因为我知道我的单肩包要不然在安检那里,要不然在厕所那里。而我当时想的是我的单肩包应该是落在了安检那里,所以应该问题不大,再者说如果现在冲出去去拿包,很有可能会无法再次登机了。

我很快做出了选择,找乘务员帮忙。乘务长很热情地答应要帮助我。而我也满怀忐忑地回到了自己的座位。

之后虽然很快就起飞了,大概10分钟左右吧。但乘务员每一次从走道边经过我都希望她们能够带来好消息。其中也确实有一个短暂的好消息。那就是一位乘务员告诉我她们已经通知工作人员去找我的单肩包了,而我前面的一位旅客也告诉这位乘务员,刚刚好像有广播说一个包无人认领。然而舱门关闭了,我仍然没有被告知我的单肩包被找到了。相反地,乘务长对我说,我的单肩包还没有找到,之前乘客说的包与我描述的不符。同时,她还给了我沈阳机场失物招领处的电话,让我到南京之后与他们取得联系,如果仍旧没有找到的话再请求她进一步的帮忙。

忘了说了,一开始我并没有意识到我的单肩包里有我的耳机、MP3、驾驶证、钥匙。在起飞之前,我一开始只意识到我的耳机在单肩包里,后来也只是意识到了我的MP3也在包里。在飞往南京的途中,我渐渐地想起了我的驾驶证和钥匙,它们也被我愚蠢地放进了单肩包中。

飞机一抵达南京,我便充满希望地拨通了乘务员给我的电话。然而对方经过一番问询后告诉我并没有发现我所描述的单肩包。我开始害怕了,我开始觉得我的单肩包可能并非在安检处落下的,因为在安检处落下的话应该很快就能被找到。因此,我开始觉得我的单肩包可能是在上厕所的时候忘记拿了(我当时上厕所把两个书包、一个电脑包(电脑得单独安检,而安检后我没有把电脑包再塞回书包中)都放在了墙边),而这也是我最害怕的。因为倘若我把单肩包忘在了厕所,被别人拿走的几率应该是比较大的。

而此时“午夜偏逢连夜雨”,我发现我的登机牌不见了。虽然说凭借身份证我能够成功登机。但工作人员“你没登机牌你到时候怎么取行李”的这句话也足以让我心惊胆颤。我只能希望我的登机牌还在飞机上,没有拿下来,虽然说我是一直觉得我有把登机牌拿下来的。好在后来登机后我找到了登机牌。

由南京飞往福州的路上,随着神志逐渐清醒,我开始记起早上从安检到登机的一些重要场景。其中最重要的是,我回忆起了我错穿一位女士的大衣之后仓皇溜走的情景。而我想起了这样一幕:我拉上拉链之后立马拖着行李走了,而没有把单肩包跨上去。因此我又开始确信我的单肩包是在安检那里丢了。

到了福州之后,我却又一次失望了。失物招领处的工作人员依然告诉我没有找到我的单肩包,并建议我晚上再打一次。我的心凉了。我开始觉得会不会是某个乘客把我的单肩包,或出于无意,或出于有意地拿走了。

带着失落的心情,我回家了。却不敢立即和父母提及自己把单肩包丢了的事。晚上我和父母还有一个小外甥一起外出吃“大丰收鱼庄”。吃饭前,我先跑到一个角落再度拨打了失物招领处的电话。然而我又一次地失望了。由于这一次我怀疑是有人把我的包拿走了,因此我请求调用监控探头。而失物招领处的人告诉我,他们无权调用监控探头,建议我联系警察。后来我按照他们给我的电话号码联系了一位警察。这位警察一听声音就感觉非常地实在,也非常地热心。他承诺将尽全力帮助我,但同时也告诉我如果不是落在安检处的话,则找到的希望不大。而在我打电话的期间,我父母数次打电话给我,因此在吃饭的时候我才告诉他们,我把驾驶证丢了。但我却不敢告诉他们我的耳机和MP3也同时丢了。

后来吃饭吃到一半,手机突然响了,而来电显示是从沈阳来的。我立马就知道有信了。我甚至都忘了警察告诉我,“不管找没找到我都会告诉你”,一股脑地认为我的包找到了。我兴奋地跑到餐厅外接通了电话。谢天谢地,这一次我没有被再次打击,警察告诉我我的包在安检处找到了,并以交给失物招领处,让我联系失物招领处办理相关手续。

我立马告诉了父母这一“不幸中的万幸”,同时还告诉他们其实我的耳机也在包里。

吃完饭后,我联系了失物招领处,他们告诉我让我明天十点半再次联系他们办理快递手续。终于,拨云见雾了,今天的烦恼算是基本结束了。

在此,陈攀要感谢所有在这次事件中帮助我的人,无论是直接帮助我找到包的警察,还是多次帮我奔走询问的乘务长,或者是失物招领处耐心的工作人员,以及告诉我“我们在帮你找了”的乘务员等等,虽然我都不知道你们的名字,但我仍然要对你们表达衷心的感谢。

同时,我还要告诫我自己以及其他朋友们,那就是出门东西不必带太多以及我们要认真照看我们的每一件物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