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年前的社会实践

今天闲来无事时,逛了逛福一的官网,毕竟最近李校长高升的任前公示已出,我便也总向看看官网上什么时候会贴出新校长的公示。

今天我看到了校历,我发现10月末好像有活动,便把鼠标移到了10月23日到10月27日这几天,发现这几天是高二社会实践,顿时我记起了高二时期这段经历,思绪一刹那涌上了心头。

那次社会实践,我没有跟大部队走,大部队是去大学城周边参访,文科生则是去连城历练去了。至于当初我为什么没有跟大部队走,我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原因:

1.如果跟大部队走肯定没办法和前观望一道,跟着小部队走倒还是有些许的可能。

2.我觉得小部队的活动更有意思吧。

当小部队还要筛选,我觉得像去中科大这种的“小部队”我是难以被选上的。最终报了去船政学院的小分队,原本觉得这可能竞争没那么激烈,最终才知道原来去船政学院的小分队根本就不需要选拔。

因此我就踏上了去往船政学院的旅程。我们班上也有不少人去,比方说游同学、王同学等等,我的高一同学郭军也有去。带队的老师是我高一时候的班主任黄老师、庄老师(这位老师当初我影响极深,拍照十分厉害,但我却忘记了他的名字。刚刚在校网上找了一番才知道他的名字。当时在福一教师博客里却没看到他了,莫不是去支教了?)、梁老师(这位老师我很抱歉已经忘了还有她的陪伴,但我在看到我们的合照之后立马就想起来了)。

这次社会活动共持续5天,从2015年11月16日到2015年11月20日(这个是我参考了庄老师写的社会实践记录后才想起来的,要不然我肯定没办法将日子记的这么清楚。),但很遗憾的是,期间我有至少两天没有参加(其中有一天是第一天),因为我那两天我上午在学校里背安全知识竞赛的题目,下午去福大参加赛前培训,这个我在之后也会提到。

整场社会实践活动让我影响比较深刻的就是去看微型的“海峡号”了,说它微信,其实也并不准确,因为他的尺寸已经够执行从台湾接受被遣返人员的任务了。我在2014年的时候曾经搭乘海峡号赴台湾旅游。因此当我看过了这辆“海峡号”之后,我承认它的外观确确实实很想真正的海峡号,但内景没有真实的海峡号豪华,毕竟这是辆执行遣返公务的船。但介绍人员告诉我们,这辆船已经鲜少开动了,因为现在从大陆跑到台湾去的人变少了。

我们下到了底层(我不大会描述具体是什么地方),看了驱动船驶向远方的引擎,虽然那些装备的名字我都早就忘得一干二净了,我爬着楼梯下到底层的那一幕,依旧还停留在我的脑海之中。对了,我们一行人还到船顶的直升机停机砰上去合了影。

除了参观“海峡号”,还有一个比较有意思的便是坐救生船模拟逃生了。我影响中当初准备上船花了不少时间,可能是因为这个活动要确保绝对的安全吧,毕竟是真的在河里。颇为好笑的是,当我搭乘有庄老师陪伴的救生船到达了岸边之后,竟然发现黄老师的救生船被某一个东西卡住了,当时的场面实在是让我们在岸边的人哭笑不得。后来好像是船政学院的人员拿了竹竿将船强势推开才让黄老师那一辆救生船上的人能够上岸。

除此之外,我还记得我曾经学过打各种各样的结,这好像是在船上十分必要的一项技能。我们还学习了人工呼吸等等,但遗憾的是对这些事情我都记得不大清楚了。

这里还有一些零碎的事情,我也在这里一并记录下。那段期间我为了好好学习,把手机换成了诺基亚,但是我却迷上了这部手机里的贪吃蛇游戏,因此在去船政学院的往返路上和一些等待的时候,我都会拿出贪吃蛇出来玩,同班的游、王二同学也曾经试图突破我的记录。

还有一件事就是当时社会实践,我和其他班的几位同学曾经跑到元洪城的汉堡王吃饭。我现在想想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当初我们会跑到元洪城去吃饭?是社会实践结束了的那一天还是?

对了,船政学院的食堂当时给我的印象不错,虽然味道重了一点,但是挺好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