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去的梦:我永远不会忘记的物心哲学社

一场游戏一场梦:我永远不会忘记的物心哲学社

刚刚有一位许久没有联络的王学弟给我留言:

现在社联在搞社史调查,你还能想起我们社创社时候的什么故事吗?
顿时,我的脑海中回忆起的是高一高二为哲学社奔走的一幕幕,那些人,那些事,我恐怕是难以忘记的。
福州一中哲学社的成立,我也不敢百分之百确定是否与高一时候的一场“闹剧”有关。这场闹剧因我而起,具体是怎么发生的我已影像模糊,大概就是我成为了高一三班“人民公社”的书记。现在回想起来的时候总是偷偷地笑:我一个连团员都不是,甚至还有点“反动”的人怎么会当上人民公社的老大了?当那个时候确实是如此的,我们在班上发起了一系列喊口号的运动:“八科考一科,能上五百分”,“五三万岁”……(是不是有点高级黑的嫌疑呢?)。那个时候加入公社的人有多少我们也不知道,总之,当时的“公社”,在高一三班还是极具“影响力”的。
之后,大约是在2014年10月末的时候,我们班上的一位林同学(这位林同学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他有着独特的思维,甚至在日后敢于和我们普遍不报好感但掌握“大权”的领导争论。先不论林同学的争论是否是正确的,但他的这种精神,却着实让一次次面对强势人物而退缩的我钦佩不已)找到了我,他和说:“我们成立一个社团怎么样?”(我也不确定当时林同学是不是很明确地表示要成立的社团是“哲学社”)“好啊!”我当时几乎是不假思索地变答应了,这是我性格的一个特点,也是一个缺点,做事太冲动,以至于对所有新鲜的事物都抱有极大的热情,但却可能只是三分热。
那天好像是周三,班会课结束后(也有可能是某节自习课)我便和林同学一起跑进了图书馆,商讨哲学社的“大名”。当时我还傻乎乎地带上了并没有派上什么用场的电子词典。我们讨论了很多个名字,但我唯一记住的一个是林同学提出的“狷介哲学社”,但是我根本不懂得“狷介”为何意,只是觉得这个词怪里怪气的,便和林同学说还是换一个词吧。现在想想我挺后悔的,当时我不晓得林同学正是一个“狷介”的同学,而我们哲学社正是需要孤僻高傲,不肯同流合污,有独立思想的人。
后来我们没办法确定下一个名字,便只好决定取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暂定为“物心哲学社”。坦白地说,我对这个名字也并不是觉得特别满意,因此在后来的活动中我曾多次以“福一哲学社”之名义来替代“物心哲学社”。但不可否认的是,许多社员都十分支持“物心哲学社”这一社名。
名字定完了,之后便是要起草章程了,寻找“发起人”了。因为初中的时候深受“法制校园”理念的影响,我对起草章程这类的东西颇感兴趣,便接下了起草章程的重任。第一版的章程早已无影无踪,或许只能在团委尘封已久的档案中找到(之后在我社长任内通过的最后一版章程一直沿用至今,仍然可以找到)。
至于寻找“发起人”,那就不得不说和“人民公社”的关系了。因为当初“人民公社”具有一些号召力,许多“公社社员”便很容易地被我们劝说在“发起人”名单上签字。
但当初章程上还是出了一点小插曲,险些造成发起人群退。因为我在章程当中写了“必要时社员得缴纳社费”(当初我并不知道其实绝大部分社团都没有社费一说)。最后社费这一条是废除了。(后来的章程表决联名表上只有两位同学投了反对票,可见经过协商后的章程还是没有太大问题的)
“发起人”上还见证了高一三班与高一五班伟大的友谊。我们高一三班有“人民公社”,高一五班有“共和国”,我们当初还一度“建交”,互派代表到对方班级的某个寝室中访问……因此当初高一五班的众多同学也纷纷加入了哲学社,成为了光荣的发起人。
在我们起草章程,张罗成立社团的时候,许多老师的态度也是不一的。我只记得当时物理林老师说“怎么又有社团成立啦?”,政治谢老师“你们把名字改成国学社我就可以当你们指导老师”,历史连老师“好吧,我就当你们的指导老师吧!”(至今,连老师担任哲学社的指导老师已经将近三年了。)
不过正当我们以为申请社团一路顺风顺水的时候,我联系了社联会主席,却得到了今年新社团申请已经截至了,得等到明年再申请成立。这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着实让我们心头一冷。
后来在一年(其实也没有一年吧)的等待结束之后,我们火速向团委提交成立新社团,以下是当年成立哲学社的申请文(节选本文(王弘毅撰)部分):

尊敬的福州一中校团委、福州一中社团联合会:

  你们好!福建省福州第一中学哲学社筹备组申请成立福建省福州第一中学哲学社。

  去年,我们从全市、全省经过激烈的竞争汇聚到这一理想的殿堂。过去的岁月里,我们渐渐发现自己有些无法掌握内心的翻腾。无法驾驭日渐激烈的竞争,好似当初“以物喜、以己悲”的迂客骚人,深陷于自卑与自强的泥潭中难以自拔,沉浮在快节奏的得失荣辱里,渴望理解与解脱。

  幸运的是,在校园的生活里,我们三十一名发起人结实相遇了。惊讶地发现彼此面对着共同的心理挑战,认识到哲学是解决问题的密钥。我们三十一名发起人当中,有一些同学是曾经经历过心理煎熬、却最终通过领悟人生的道理,而积极、乐观地面对生活。我们将目光聚集在了其它同学的身上,希望能够借“哲学社”这一平台,将人文精神、以人为本的世界观带入校园,学会独立思考,并用乐观、积极的方式诠释生活的意义。给现在、未来的同学,给社会、国家献三寸

阳光!

  志同道合的我们,希望通过对现实生活的观察剖析,提炼出人生的纯与真。我们向内心探求,渴望让每一个学生静下心来,认识自我,识己爱人。

  纵观一中校园,物理社、化学社等自然科学社团蓬勃向上,

历史人文社、文学社等人文科学社团兴旺发达,唯独缺少一个最本质的哲学社。复旦大学哲学学院院长孙向晨有言:“无论是高考招收的理科生,还是转系进来的理科生,哲学系的老师对他们都有不错的印象。”可见,哲学兼具人文气息,又不失逻辑分析。足看出哲学的丝缕遍及各个角落,是一切科学的鼻祖。遗憾的是,不少同学乃至老师仍然视哲学神秘而不实。我们哲学社,就是要将哲学带进日常生活,使哲学贴近生活、亲近自然、人事的一面展现出来。汲哲学之温暖,

驱自身之迷惘。

  为此,我们全体发起人努力提高自身的文化修养,时时刻刻注重从正、反两方面,依照指导老师的建议将目光修炼成火眼金睛,把思想进化到鉴照如镜。也许,我们并不一定拥有百分百正确的见地,也许我们如大师一般深邃。但我们坚定地相信,将学习进行到底,我们的自身修养一定会得到锻炼,我们会更加积极、乐观,更好地面对明天。

  南怀瑾(国学大师)曾动情地说:“当今社会物质丰富了,但你们青年人却忽视了精神修养。”我们决定社团的学术活动,将以讲座和讨论为主,,建设“研究推广型”社团。努力做到“传播哲学,砥砺思想。”让同学们在日常学习生活中更好地面对困难,驾驭内心与事实的矛盾,用更广大的胸怀成为更好的自己!

  谢谢!

 福建省福州第一中学哲学社筹备组

成立哲学社的申请很快获批了,那天是2015年9月15或是11日,总之是当时社联会的新主席陈同学短信通知我的,由此哲学社变成为了2015年福州一中唯一一个新成立的社团(当时我还以为几年才会诞生一个新社团,没想到2016年一下子诞生了好几个社团,如飞盘社,模拟飞行社等等)。之后大概是在9月20几时的时候我们举行了开社典礼,地址大概是在阶梯教室2或3,当时模联社就在我们隔壁也在举行一次社团会议。

开社大典上我发表了“物心哲社,虚无缥缈”的演讲,感觉自己都是在讲废话啊。我还给社员们介绍了我当初准备建的哲学社官网(不过这些理想后来都没很好的落实,惭愧)。

在这里我不得不提一提当初提议成立哲学社的林同学。他的哲学造诣绝对远甚于我,其实我根本就没有系统地研究学习过哲学。当初我也希望林同学能够执掌哲学社的学术活动,我就去幕后管管行政,促进社团能够更加开放,自由。

但当时林同学婉拒了。林同学认为他与某领导发生冲突不适合担任社长,并且他忙于学科竞赛,时间上可能不是那么地宽裕。我当时也便没说什么了,但我还是有点觉得是不是我把哲学社搞的太花哨了,反而有点失去了学术社团的味道,才让林同学决定不再参与了。

而我的哲学仅仅局限于“突发奇想聊一聊”的状态,实在难堪大任,也因此在我社长任期内,哲学社的学术活动几乎没有很大起色,这一点我是难辞其咎的。

但在我社长任期内,哲学社也并非销声匿迹,反而是不停地“折腾”中。我们吸纳了“数学社”,他们“数学社”成立的经历和我们相仿,同样是因为错过了新社团成立申请而浪费了一年,只好成为哲学社数学部了。后来我们还成立了哲学社法学部,当初是张罗说要办模拟法庭,但貌似到现在还是很遗憾没有办起来。我们还修改了几次章程,进行了社团结构的改造。虽然说这些举动看似很折腾,但我相信哲学社较其它社团完美的章程以及更为进步的运行模式,将会使哲学社在今后的发展更加顺利。

在我任期内,哲学社搞的最大的新闻恐怕当属“成立联合社团会”莫属了。这件事我在这本回忆录当初也有提到,这里就简要叙述一番。大抵就是我觉得社团联合会有时候反而会成为各个社团沟通的屏障,所以我希望能够牵头成立一个能够让各个社团直接沟通,以期达成各个社团真正联合起来的平台。但社团联合会显然不是很希望看到各个社团真正联合起来的工作被一个普通的社团承担。最终我退缩了(我相信如果换做其它意志力稍微坚强的社长一定不会这么轻易地认输),答应将这个平台移交给社团联合会。

在我的任期之内,哲学社还经历了迎接青奥会,跳蚤市场卖书等等活动。跳蚤市场卖书同样值得浓墨重彩一番,当初我们卖“语录”,一时引起许多好奇的同学前来采购,当时我们还制作了带有福州一中校徽的雨伞,销量还不错,甚至在次年还被模联社借鉴了(其实我很难过地看到我的下一届没有继续卖伞)。遗憾的是,当初我已经联系了几个老师,帮我们一起制作一个电子版的作文素材(名人名言等),当初我采用的是白菜价策略,好像一本一元吧。我原本以为许多人会购买的,没想到最终销量好像还不如雨伞,最终只好取消了这个计划。

哲学社2014年10月-2015年6月大事记(顺序不按先后,有些时间已经忘了):

数学部,法学部成立。

当时的高一三班和高一五班大联合,发起人一度暴增。

发起“联合社团会”运动。

参与青奥会点火仪式(不知道是不是叫这个名字)。

冬季市场卖雨伞,毛语录等等。

未参与“社巡”。

 

给新社长的一句话:

祝哲学社越办越好,一届更比一届强。

另外悄悄告诉你们,我一直有在关注社团QQ群!

哲学社前某核心社员也有一句话要给新社长,那就是:无可奉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