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中三年:既熟悉又陌生的黄白条

在陈攀的高中,对违反校规校纪的同学最常见的处罚方式便是我既熟悉而又陌生的“开白条”or“开黄条”。

我说黄白条陌生,是因为陈攀作为福一的学生,对黄条,白条早已是如雷贯耳,听到烦了。说黄白条陌生吧,是因为我从来没有拿到过黄白条?。虽然我近距离看过白条,也曾远眺过黄条,但毕竟没有亲身经历过黄白条在身的焦虑、不安,当然算是“陌生”了。

其实黄白条之得名,黄条的确是黄底黑字的,对得起黄条这名。但白条实际上是绿色(灰色?)的再生纸,也许最早白条是用白纸打印的吧。

黄白条全称都非常长,我现在早已记不清楚了。让我记得黄白条的惩罚措施,都是在限定时间内让你去完成一定量的志愿服务。白条好像是10个小时还是15个小时,黄条是30个小时。不过其实很多人的义工时是有水分的,这就要看你去哪里做义工了。

我时常拿“我得了白条”去和别人开玩笑。有一次为了增加真实性,我还把学弟得到的白条拿过来,拍了照片,上传到QQ空间里。没过多久便有许多人过来安慰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